山田安

立志写甜到掉牙,虐到肝颤的文文
岛凉初心 迷失arashi

【翔润】La rose jaune

这是上一篇Le Rosier的番外
也是脑洞产物 对了喜欢吃糖的只看前半段就成
爱你们么么扎(ノ)ェ(ヾ)
————————————————————————

上午的阳光透过咖啡店的玻璃照在桌子上,樱井翔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坐在那个被阳光宠爱的角落开始读了起来。自从咖啡店被樱井翔接手后店里就多了几个书架,上面的书从文学随笔到专业书籍都略有涉猎,也是能看出主人的博学。除此之外,店里一年四季桌子上的花瓶里都插着黄玫瑰,配上咖啡店原来的暗色系装潢整个空间愣是生出几分悲伤但却温暖的感觉。

“叮——” 是风铃打在玻璃门上的声音,有客人来了。樱井翔放下了手上的书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吧台后。

“老板今天也靠你的推荐了” 这位客人嘴上是这么说着但似乎却对饮品并没有表示出十足的兴趣,也没有看樱井翔熟练的对吧台上的格式材料进行操作,反而进门之后就一直盯着樱井翔。

“得了吧,你就是过来听故事的” 樱井翔将刚做好的茶饮向前一推,抬眼也学着那位客人的样子直勾勾的看回去  “薰衣草花茶。说吧上回我讲到哪了,你来这不就是想听故事吗”

被樱井翔这么直白的说出目的客人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尴尬,他笑了笑反倒是绕开了话题“这家店好久没做过玫瑰花茶了,你们店的名字不白费吗”

“白费什么,是那个人起的,而现在的我只是不想换名字而已。” La Rosier 红玫瑰,说起来那个人还真是喜欢玫瑰啊,竟然在那种时候还要放上大把玫瑰,想到这樱井翔手上擦杯子的动作一顿。

“上次说到了我和润的重逢对吗” 樱井翔放下杯子自顾自的讲起来,与其说是讲述不如说是在回忆。

那天那个吻他一直记得。松本润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烘焙过后的咖啡豆的香气,松本润的唇软软的像是果冻,关于那天的一切樱井翔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甚至还记得那天空气的味道,太阳照进店的方式。但他似乎又记得不是那么清楚,因为松本润扰乱了他的感官,他的世界从此填满了这个名字。

樱井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只记得当时头脑一热就冲过吧台拉起松本润就往家跑。路上满脑子想着以后再也不会被老妈逼问有没有女朋友了。结果就是现在他,松本润还有老妈三个人尴尬的玩看谁眼大的游戏。

“伯母好,我叫松本润,我在前街有一家咖啡店,您家儿子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他受苦的,请您放心” 最后还是松本润打破了这安静的空气,但这句话并没有起到缓和气氛的作用反倒是让翔母周身的气压又低了几分。

“我已经给他爸打电话了,等他回来我们再谈吧” 翔母说这话的时候非常严肃,直直的盯着松本润的眼睛。似是感觉到了威压松本润不觉又坐直了几分。随后当他注意到翔母终于不再看向他们这边时,他偷偷踹了踹樱井翔开始了“秋波”暗送。

“诶!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带我见你家长你好歹和我说声啊,现在这是什么鬼” 松本润一脸抽筋

“万一你吻了我之后就跑了怎么办” 樱井翔虽然一脸受害者模样可是松本润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家伙的表情看起来很流氓。

“你是JK吗?这么幼稚的回答亏你能想的出来”

“你奈我何”

“嘿,我这暴脾气,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吧。你妈,你的地界,你捅的篓子,你自己解决”

“可是,一会说不定你就是我老婆了呀,以后的婆媳关系也是你要解决的问题啊”

翔母默默观察着这俩个孩子一来一往,足以让脸抽筋的表情动做,偷偷勾起了嘴角。当翔父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翔润两人早已经沟通的面部抽搐眼皮乱跳。

“抱歉,久等了” 翔父很是严肃的坐在了翔母旁边,翔母自然的整了整翔父的西装。

“这就是孩子说的喜欢的人” 翔母眼底尽是掩不住的笑意,笑意漫到了嘴角,翔母用手轻轻一遮。

“嗯” 翔父发出了一个单音节,之后竟然和翔母的第一反应一样严肃而认真的盯着松本润看了好久。松本润和樱井翔哪知道发生了啥两个人都是一脸懵逼。大哥行还是不行你给个痛快呗,你和夫人都这样盯着我怕不是要减我寿啊,松本润腹诽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你不是婚姻欺诈师吧” 翔父憋了许久终于憋出一句话

“诶?!”`・3・)`∀´)两脸懵逼

“你这么好的条件为啥看上我们家的樱井翔?” 翔父深思良久终于开口,“不会是婚姻欺诈吧……” 翔父目光犀利了起来。

“我是真心喜欢翔的,请你们同意我们在一起” 虽然没搞清楚怎么一回事,但是松本润还是非常坚定的回答了翔父。

“好像还真是认真的,这孩子不会眼光有问题吧……” 翔父自言自语的嘟囔到。

“我听到了!看上我怎么就眼光有问题了?!” 仓鼠式生气

“可是你看人家家孩子,自己开咖啡店对吧,长得也好看对吧,你看看你看看还很有礼貌。再看看你……哎……不看着你点禁忌·双层帽衫也能穿出门……” 大仓鼠式懵逼

“噗……啊,没事没事,请你们继续聊” 发现自己笑出声,松本润连忙摆摆手示意樱井父子继续聊下去。至于为什么笑出声……因为……看到樱井父子松本润怀疑自己在看森林家族,大仓鼠和小仓鼠。不行,不能想了,又要笑出声了。

当了解到两个孩子是真的互相喜欢之后,翔父翔母表示非常高兴终于可以把樱井翔送出去了。后来据家里面的家政阿姨回忆翔父当天晚上竟然跑到厨房里切洋葱,一边切一边哭,好像还发出了咒语一般的碎碎念,阿姨甚至尝试着还原了咒语的内容,好像是什么“终于啊……我们家孩子终于……” 更奇怪的是翔父一晚上好像就切了一麻袋的洋葱。

(喜欢糖的孩子们看到这就可以停下了)

咖啡店里客人一杯茶刚好喝完,樱井翔的回忆也到此结束。

“你觉得编出来这种故事很好玩吗?!既然你现在还能编故事为什么当初不直接这么做!!你但凡当时回来看一眼,润就不会,就不会……” 那位客人本来就是小尖嗓吼起来险些破音。

“二宫,我一会会打电话给相叶叫他接你回去的 ” 樱井翔低着头,像是没有听到二宫的话一样

“啊,早知道你会那样伤人我绝对会拦下J不会让他和你见面的!你知道J他第一次和你说话后有多开心吗?!你知道……” 樱井翔拿起二宫面前的空茶杯泡到了水池里,之后缓缓打开后厨的门把自己关了进去。关上门后他似乎还能听到二宫的声音,只是关门的一刹那樱井翔却再也只撑不住靠着门蹲了下去。

“啪嗒——” 一滴水打在地板上

“啪嗒,啪嗒” 两滴,三滴

“啊——” 樱井翔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

是的,他也一直认为是自己的错。如果当时可以像故事一样回来看一眼,如果他能亲口告诉润他喜欢他,又或者他能听到润对于那天的解释,那么一切都可以避免。再或者他那天他能接到二宫给他打的电话,让他阻止润登上那架飞机那么一切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想起那天他看到飞机失事的消息他内心就勇气强烈的不安,由于开会他并没有接到二宫的电话,通知他润登上了那架飞机。再后来,他接到就是润已经不在了的消息了。

他记得那天并没有像电视剧里一样下雨,太阳强烈的似乎要将一切都晒到灰飞烟灭。樱井翔感到了灼烧一般的疼痛,他眩晕的快要吐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办公楼里冲了出来,又是怎么发疯一样的跑到了La Rosier门口,怎么撞开了门,撞开门后自己有是怎样的狼狈不堪。因为找不到小石块,樱井翔是用身体撞开了咖啡店的玻璃门,身上扎了很多玻璃碎片,他却像感觉不带疼痛一样,他直直的走向吧台,那个人平时站的地方。如今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留下的是一个白信封。

樱井翔将手上的血蹭到衣服上,仔仔细细的擦干净,随后打开了信封。里面记录了他们的点点滴滴,甚至松本润还想到了如果樱井翔回来找他会是怎么样。信的最后润说当他调整好回来后,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樱井翔这个负心汉抓回来让他好好尝尝随便玩失踪的苦头。没想到,樱井翔的确尝到了苦头,他却是再也没回来。

再后来,润的葬礼上他带了一大束红玫瑰,那是他喜欢的花。在黑白的葬礼上只有他手中的红玫瑰待着色彩,所有人都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好像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但樱井翔已经麻木到感受不到他人的视线了,甚至他已经流不出一滴泪,那天他坐在墓地待了很久,就像第一次聊天就变成彻夜长谈一样,迟迟不愿归。

这之后樱井翔辞掉了工作盘下了这家咖啡店,店里面只有一首La Vie En Rose 单曲循环,店里从不招员工,店里也在也没有做过关于玫瑰的茶饮。樱井翔有时候也会学着润的样子和老顾客们聊天,有时也会在看一遍那封信想象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会怎样,只是自此以后,La Rosier 再也不会出现那个人的身影。

——————————————————————
来来来,宝贝们发刀片了,买一送一不要钱
竹马来客串是不是虐中还有点小甜?
本来就想写BE的
但是上次敲文敲累了干脆就先HE好了
之后总觉得不把原来想的写出来不开心所以就又写了个番外
附赠一个小刀片,黄玫瑰的话语是幸运,已逝的爱,可以用来道歉
其他的宝宝们要是感兴趣的话也可以查一下 但这些事我用黄玫瑰做名字的原因
最后送给宝宝们一句楚门的世界里面的台词作为文章的结尾吧
若是不能再见,祝你早午晚都安
Good morning, and in case I don't see ya,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山田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