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安

立志写甜到掉牙,虐到肝颤的文文
岛凉初心 迷失arashi

【润翔】Could roses bloom

天上漏水了,一滴两滴。后来天空的口子越裂越大最后干脆任由水瓢泼而下。樱井翔窝在公寓里没开灯,仅靠那阴沉的天透进来的光甚至不够照亮他的脸庞。家里有沙发可他却偏偏把自己塞到沙发和茶几中间缩成一个团。他开始掰着手指头倒数

“五……” 狂风吹过阳台,雨滴打在落地窗上噼啪作响。

“四……三……” 是否有人在雨中奔跑,每一步溅起点点水花。

“二……” 是否有人气喘吁吁穿过走廊,走到门前伸出手却迟迟不敢按下门铃

“一……”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门铃的声音。樱井翔被吓的一抖,眼睛却闪过一丝期待。和眼暴露出的情绪相反,他并没有站起来。

“我们家不定报纸,买过保险,不看电视,你的产品就算是夸出花我也是不会买的,请回吧!”他收起所有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疏远。

“是我……”门外的人神隐听起来既无奈又疲惫。

“哦,我没有特殊癖好,不需要服务!” 樱井翔是铁了心不让外面的人如意。

“哐——” 门被撞开的声音。樱井翔叹气,朋友啊这是刚换的门啊,既然知道我没锁门好好进来不行吗,你松本润又不是不知道找一个门能恰当的按在被踹到松动的墙体上有多么不容易。下次应该搞个便宜点的门并且安装的时候要要求松本润先生全程在场。

“你明明知道是我!” 松本润把一堆东西扔到桌子上,熟门熟路进了厕所拿出樱井翔的毛巾开始擦被雨打湿的头发。

“哦?这位先生你谁啊,我好像和你不是很熟”

“不熟的话那就不用吃我买的蛋糕了吧……”

“咳,虽说不是很熟但貌似见过几面吼……” 在沙发角缩成一团的赌气仓鼠眼神开始瞟向桌子,搜寻松本润刚刚放下的一堆东西之中蛋糕盒子的影子。

“哦,只是见过几面啊” 松本润明显是发现了樱井翔的企图,一转身就坐在了餐桌椅上挡住了好奇宝宝的视线,与此同时他貌似听到啮齿类动物不甘心的吱了一声。

“哎呦呦,想起来了上个月还一起吃过饭”樱井翔站起来向餐桌靠近。当松本润感觉樱井翔差不多靠到他背后的时候,他一伸手一转身猎物已经一脸懵逼的坐在他大腿上了。

“你混蛋!你使诈!我还在生气,你走开!”鼠球开始扑腾

“那夫人能不能告诉我为啥生气啊 ” 松本润双手架住樱井翔的腰,恶作剧般挠了两下。樱井翔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安静下来嘟着嘴像个赌气的幼儿园小朋友。

“我在公司楼下咖啡厅等了两个小时” 超小声

“可是你知道啊我们领导话多” 摸摸头

“我知道,所以我生领导气” 超委屈

“那我下次打他” 挥拳头

“不用,我下次帮他改稿件的时候一段话十多个成语,气死他个死文盲地中海”

“那夫人我们吃蛋糕?你把车钥匙拿走了我只能跑着去蛋糕店了” 松本润这样说着打开了精心包裹的蛋糕盒看到了被颠的支离破碎的草莓蛋糕。

松鼠:“……”

仓鼠:“虽说吃到肚子里都一样这也太惨不忍睹了点吧……”

“闭嘴,吃……”

————————————

其实我本来想写生贺的但是……
当个甜饼看也可以对吧✧٩(ˊωˋ*)و✧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山田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