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安

立志写甜到掉牙,虐到肝颤的文文
岛凉初心 迷失arashi

【润翔】关于大姨父

sho酱大姨父设定!!
慎入!!
短小!!!
————————————

松本润正在和公司的小后辈中岛裕翔吃饭,突然聊起来自家那位来大姨父时的策略。

中岛说前一阵子自家那位大姨父刚来的时候闹得可凶,最后被他一个抱抱摆平。中岛说的时候语气满是骄傲,脸上满是痴汉。松本润笑笑,嘴上说着中岛君真是厉害,山田君真是好福气之类的话,心中却是暗叹还是年轻人有活力。想想他和他们家那位老夫老妻了那还有什么套路。

话题不知不觉转到松本这来,中岛问他如果樱井翔来了大姨父他是怎么做的,语气带着八卦却也听得出来随时准备取经回去应用。松本润笑着喝了口酒随口应和着岔开话题“当然是不如中岛君,我会让他多喝热水。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继续喝酒吧”中岛裕翔撇了撇嘴,不置可否,举起手里的酒杯和松本润碰了一下。松本润也装模作样,一本正经的喝着酒,心里却给自己提了个醒,自己家那位似乎也到了大姨父的时候了。

后来不知是喝的高兴了,还是聊到了兴头上,散席的时候已经是月朗星稀,路上的行人也只剩三三两两,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也是东倒西歪一看就是喝的尽兴到家都不认识的人。

松本润暗道不妙,看来药房是都关了。打开手机看了看日历似乎明天就是樱井翔的日子了,松本润叹了口气。
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第二天清晨樱井翔醒来看到身边的位置人早已经不见了,他摇了摇头心想一定要抽一天时间好好教育教育松本润晚睡的后果。他伸了个懒腰走向客厅,餐桌上一如既往摆好了一桌丰盛的早餐,只是今天多了一个小药盒。

#办公室#

今天的克己先生似乎不在状态,挂着黑眼圈哈欠连连,隔壁的中岛裕翔凑过来打趣到“咋了前辈?昨天晚上回家决战到天明了?”

“滚,我能跟你一样?”

“那为啥⊙ω⊙”

“没什么,只是半夜绕了大半个城找一家开着的药店而已”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山田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