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安

立志写甜到掉牙,虐到肝颤的文文
岛凉初心 迷失arashi

【大宫】霸道面包的天价小总裁

二宫和也眼巴巴的盯着对面大楼的社长办公室已经一个小时了。手里的万宝龙节拍器一般的敲打着桌面。樱井翔怀疑自家社长再这么敲下去这张红木桌子怕不是又要报废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张桌子了。

“社长,您看这太阳已经下山了” 樱井翔组织了好久的语言最终还是决定出声提醒一下自家社长。

“哦...” 二宫和也依旧盯着对面大楼亮着的灯。

社长大人别看了,您再这样看下去对面大野社长也是不会注意到的,除非您眼睛直接粘上去。樱井翔内心虽是弹幕满屏但这话对着自家社长当然是一个字也不敢说。

“社长,您看您这不下班我也…” 樱井翔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声音却是越来越小,自家那位大爷已经做好了饭发了四十多条短信狂轰乱炸等着他回家吃饭呢。

对面办公室的灯灭了!

“樱井君,辛苦了!我先走了!” 二宫和也提起西装外套就冲了出去。

樱井翔内心窃喜正准备向自家社长大人鞠个躬道个别结果二宫已经风一样跑出办公室了。樱井翔耸了耸肩也迅速拿起外套冲出办公室,松本润刚刚给他发短信说今天的晚餐是芝士烤牡蛎。

二宫和也的宿敌就是对面大野会社的大野社长。他俩几乎同一时间开办了公司,都是白手起家从无名之辈到现在建筑业界翘楚。但二宫会社每年的年终排名都会微妙的以几分的差别排在大野会社后面。

最让二宫和也感到不爽的是去年在自己买下现在这座办公大楼之后,大野智紧随其后买下了对面的办公楼,小生意做的还风生水起。

火大,这两个字是现在二宫和也的内心写照。所以在听说对面公司有一个项目出现纰漏资金周转出现问题的时候,二宫和也决定赶在大野智下班的时候捎他一程,并且在“不经意间”提到纰漏给他伤口撒把盐。为此二宫和也最近一个月一到下班的点就盯着对面的社长办公室,奈何堵了三次都没堵到人。今天晚上一定要成功。

“呦,这不是大野社长吗!” 太好了怼到了!

听到声音那个黑的和巧克力牛奶一样的社长绅士的向二宫微微鞠了一躬,然后继续往前走。

“哎!那个啥,刚巧碰上我载你一程吧” 二宫急忙叫住了巧克力牛奶。

“不用了,我已经叫好车了” 不卑不亢的语气让二宫更是火大,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像自家当老师的表弟青志喜欢上的那个叫啥成瀨领的小律师,啧。

“还是我来捎你吧,环保出行少费点油还省钱” 二宫和也是铁了心要给自己出口气。

这回却换成大野智盯着二宫和也看了良久。久到二宫和也几乎想把这块碳晾在这自己掉头回家的时候,大野智突然嘴角向上扬起。“好啊 ” 他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很舒服,好听到二宫和也竟然想让他再多说几句。

“那我们走吧”二宫和也皱了皱眉试图把那种可怕的想法赶出脑海,毕竟今天的目的性还是很强的。

“听说你公司有个项目出问题了?”

“嗯.”大野智的脸皱到了一起,在软软的脸上挤出几道浅浅的褶。说实话那表情和这张娃娃脸很不相配。

“一定亏了很多钱吧,是不是周转不开了” 虽然看着那块全麦面包皱皱巴巴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但对手就是对手,何况这还是要重点打击的对象。

“嗯...” 别皱了别皱了,再皱我都不好意思欺负你了!二宫心中呐喊。

“不如你求我,你求我我就借你” 二宫得瑟脸

“诶?!真的吗!那求求你!” 包子脸瞬间舒展成为一只光滑的圆面包,然而高兴没过一秒却又像撒了气的气球肉眼可见的瘪下去。“利息…利息要多少?”委屈的样子让二宫仿佛听到了小奶狗的哀嚎。
“不…不要利息!一起努力了这么多年竞争出感情了你公司要是没了我反倒觉得难受了” 说完这句话二宫和也简直想抽自己两嘴巴子。本来连钱都没打算借给他,怎么就心软了呢。

“那我们明天就签合同吧!” 大野智到是一点没客气。

“噢...哦!”

为什么把钱借出去了,为什么把钱借出去了,为什么把钱借出去了…后悔的二宫和也只顾着一路狂加油门,只盼着早点把这个灾星送走却忽略了旁边大野智看向他时软绵绵的笑。

“就是这里!” 大野智指了指前面的小独栋。

“哦!原来你家住这…等一下?!这不是我家嘛!” 二宫和也看到了自家院子里的巨型马里奥雕像。

“哈哈,我刚搬进来。就在你家对面,昨天还想着去串个门和你打个招呼,天太晚了就没去” 大野智笑得软乎乎的像团大棉花,二宫和也却怎么看怎么想上去揍两拳。

后悔,真的后悔。现在收回借款的话还来得及吗?

二宫觉得自己陷入了某种巨大的阴谋之中,他拖着
行尸走肉一般的身体回到了家中。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当天晚上是怎么上的床又是怎么入的眠。

“叮咚,叮咚…” 清晨叫醒二宫和也的是一阵急促的门铃。

“谁?” 显然还没睡醒。二宫和也用沙哑的嗓音问道。

“我!” 听到这个黏糊糊软绵绵的声音二宫和也瞬间清醒

“你怎么来了?!”

“我…我家牛奶没了,我又不喜欢喝黑咖啡。还有,今天我司机请假了能不能捎我去公司?” 光听声音二宫和也都能想象出来那个挤在一起的别扭表情。

于是,这一天两家公司的员工见证了史上最神奇的一幕。容光焕发精神满面的大野社长从隔壁二宫社长的车上下来,一路跳着舞转着圈的进了公司,和隐隐约约从车窗上看出来愁容满面阴云密布的二宫社长……去停车。

接着,历史再再次被刷新。平时去超市买肉都要和中年大妈抢个头破血流只为能拿到半价肉的二宫社长,竟然同意周转给竞争对手大野会社三千万用于资金周转且不要利息?!据当时在场看到合同签署的职员转述,那是比樱井翔笑着吃下香菜并且说香菜真好吃更神奇的一幕。对于这一点樱井秘书表示赞同。

大野会社和二宫会社的这一举动被载入建筑业史册传为一段佳话。大部分员工表示不解,一部分二宫会社的员工表示自家社长大人一定有什么更深层的考虑,还有少数女员工露出了我懂,我什么都懂的母亲一般的微笑。

#一个月后

两公司职员已经对二宫社长接送大野社长上下班见怪不怪。但是他们在站队问题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二宫的员工坚持认为自家社长大人英明神武坚定和智阵营不动摇。另一方面大野的员工认为自家社长虽然看起来是软萌了点,但是那叫上善若水,包容万物,自然要站队大宫阵营一万年。

“我说,你司机什么时候回来” 在大野智橡皮泥一般粘在二宫和也身边一个月后,二宫和也终于忍不住了

“唔…我家司机休假了!” 包子脸憋了半天终于冒出来个一听就是现编的理由。

“什么假能请一个月?!”

“额……产假!!” 大野智吸了吸鼻子

“你不是男司机吗?”

“哦,我让他陪老婆去了。之后还要陪老婆坐月子反正最近两个月肯定回不来”
“你对员工真不错...那就自己开车吧” 二宫和也脑壳疼。

“我,我没驾照”

“下车!!!” 终于到公司了!终于可以把这坨粘人的面团赶下车了!今天一定要拍下那只喜欢了好久的钢笔。遇上大野智之后每天都过得挫败无比,每回发火却又都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根本出不了气还搞到自己手抽筋。今天要是拍下这只钢笔也算是给自己个心理安慰了。

午休,正当樱井翔准备享用爱妻便当的时候一声怒吼差点让他把米饭怼到脸上。

“啊!混蛋!” 只见二宫和也苦大仇深的盯着电脑仿佛有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樱井心说怕不是自家社长买的股票亏了,凑近一看才发现那是一个拍卖网页。图片上是一只镶着红宝石金闪闪的钢笔。

“这混蛋我出多少价他都往上加一点!眼看着拍卖价格已经超出这只笔本身了。我想着这下这家伙总不能再往上加了吧,结果,结果他竟然又加了100!你敢信?!我等了一个月的钢笔竟然只输在了一百块钱上?!”

樱井一边想着如果这时候给二宫一把刀二宫绝对会冲过去砍了那个买家,一边又往自己嘴里扒拉了两口饭。二宫和也还在火头上,社长室门口却响起敲门声。

“进!!!” 二宫几乎是吼了出来。

樱井缩了缩脖子抱着盒饭退到秘书室,心想着不管进来的是哪个倒霉鬼自求多福吧。然而在他看到进来的是对面公司那个黑夜一般的男人的时候,他反倒松了一口气开始同情气自家老板来了。

“你来干啥?!”

“nino你看,这是送给你的!” 大野智高兴的举着一张收据双手递给二宫,满脸写着快夸夸我。

二宫和也接过来一看几乎快要气的吐血,这张收据正是刚刚他想拍下来的钢笔收据。

“刚刚那个倔的和牛一样的人是你?!”

“诶?!nino你没看出来吗?” 大野智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哈?!”

“我早就发现另一个人是nino了哦!” 黑面包一脸怎么样,这我都认出来是你了我是不是很棒,求夸奖。

“哈?!呆子!反正都要送我那你到是别抬价啊!有本事之后给我报销啊!多花那些冤枉钱不全都进别人口袋了!有那闲钱还不如给我!”

大野智显然没料到二宫和也会是这个反应,呆呆的站了一会。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右手撑住桌子左手把二宫和也的椅子拉过来靠近桌子,俯身温柔的吻在了二宫和也的额头。那是一个像大野智一样软的吻,轻轻柔柔又好像带着甜甜的棉花糖的味道。

”因为如果是你买下来再给你报销那就不算是我交给你的了” 大野智的声音永远都是柔柔的,像在唱歌一样。 那一瞬间,二宫忘记了生气周围似乎响起了 Carpenter的 Close to you。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Everytime you are near?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在秘书室目睹了全过程的樱井翔退出了社长室并且亲切的关上了门。说实话,他刚刚无数次想提醒自家社长秘书室和社长办公室之间的门没关但是又觉得破坏气氛。

本想着就这样默默吃便当吧却发现气氛好像越来越暧昧,樱井翔干脆打开了音响挑了一首经典情歌按下播放键。就这样失去了吃饭的地方的樱井翔深藏功与名退出社长室贴心的挂上请勿打扰的小牌牌。

“歪?润润我失去了吃午餐的地方,现在也没地方去你能不能收留我?” 可怜巴巴

“哈?去员工食堂挤着去,我这忙着开发甜点” 凶巴巴

“可是你给我做的便当我只吃了几口,去员工食堂的话可能就被别人抢走了” 委屈,加重“几口”和“抢”的读音。

“你到公司门口等着我,去接你。还有你下午应该没班了吧,不如...”

至于后来模范员工下午为何无故缺勤,两社社长为何同时消失,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
太阳!lof吞我文!
写了一晚上的文全没了,
欺负我用手机更文的是不是
生气!幸好我截了图……
不然怕不是这么多字真的要重新打一遍
科技拯救人生,还好有图转文这种东西
虽说它又有漏字,排班转换过来又全是错的
但总好过重新写是不是
鉴于我已经这么惨了,大家也都凑活着看看吧
有那个地方读起来有点怪那就有点怪吧
毕竟我感觉图转文给我转过来的完全是另一个文一样
这一次又是约文
和姬友玩梗棋,我俩同时抽到了霸道总裁哈哈哈
希望一盘棋玩下来我的文笔见长吧  @不告诉你们🍬

评论 ( 10 )
热度 ( 69 )

© 山田安 | Powered by LOFTER